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审议“最严知识产权保护”条例

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审议“最严知识产权保护”条例

        8月29日开幕的深圳市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上,被称为“最严知识产权保护”条例的《深圳经济特区知识产权保护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草案)》)首次提交审议。

        该条例从起草到今日正式提交审议,核心条款曾多次因媒体聚焦而被“剧透”,如何体现“最严”二字成为社会各界对该条例的普遍期待。条例经市人大常委会三次审议通过后,有望成为全国首个知识产权保护综合地方法规,不仅会为深圳强化知识产权保护、激活创新活力提供强有力的法律保障,也必将为全国提供立法经验。

        数据显示,深圳已成为全国知识产权创造最为活跃的城市之一:2017年深圳PCT国际专利申请量突破2万件,达20457件,占全国申请总量的43.07%,连续14年居全国大中城市首位。2018年,深圳各项指标继续保持了快速增长,1-5月,专利申请达到85724件,同比增长34.72%,专利授权57894件,同比增长63.57%。

        深圳作为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一面旗帜,聚集着众多互联网、新能源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对专利申请、专利确权和维权需求强烈。然而,现有的知识产权保护水平和体系无法与深圳日益提高的创新实力相匹配。目前知识产权维权举证难、周期长、成本高、赔偿低、效果差的现象普遍存在,导致很多企业对依法维权失去信心,通过立法破解这些“痛点”刻不容缓。

        对此,此次提交审议的《条例(草案)》从制度建设层面作出了一些突破性尝试,旨在构建与创新驱动发展相匹配、与国际惯例相衔接的知识产权保护综合管理体系,努力打造国家知识产权示范城市和具有一流营商环境的国际化城市。

条例核心内容

01  提高赔偿数额,加强行政处罚

        如何体现“最严”知识产权保护?《条例(草案)》聚焦当前知识产权保护的核心“痛点”,在“罚”字上体现了“最严”——突破国家相关法律规定,双双提升了侵权赔偿数额和行政处罚的力度。

        在民事赔偿上,大幅提高赔偿幅度。对于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情形下的赔偿数额,《条例(草案)》按侵权情节确定处罚标准,其中,专利权在十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商标权在五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著作权在一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上述赔偿数额特殊情况下还可超过五百万,高于国家《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的赔偿标准。

        在处罚力度上,对违法经营额五万元以上并造成严重社会负面影响的情形,规定可以处以违法经营额最高十倍的罚款。此外,对于重复侵权的恶意侵权行为,规定了加重双倍处罚和直接责令停止侵权,对于妨碍行政执法的加重处罚,对不配合执法的设立罚款。

        审议中,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普遍认为,“严罚”不仅会对侵权者带来威慑力,也会引导社会尊重知识产权,有效降低侵权行为的数量。

02 缩短维权周期,构建维权服务体系

        “维权成本高、周期长”也是知识产权保护的“痛点”之一。《条例(草案)》将散见于国内相关政策文件中关于不同维权服务主体的制度规定进行了整合集中,规定了政府主导维权服务,第三方服务机构、知识产权权利人、展会主办方、网络服务提供者共同参与维权服务等;同时分类规定了跨境维权机制、法律协调机制、特区重大知识产权快速服务、标准必要专利权平衡保护、网络侵权细化认定等具体制度。

03  不得教唆网络用户侵权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网络侵权的问题也日益凸显。《条例(草案)》对社会广泛关注的网络侵犯知识产权问题单独设章,针对网络侵权案件具有情节隐蔽、认定困难等问题,对相关规定进行了充分的细化和完善,为认定和处理新型网络侵权违法犯罪问题提供了更有力的法规依据。

       《条例(草案)》明确了认定网络侵权和网络教唆、帮助侵权的具体情形,规定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任何人通过破坏技术保护措施、实施深层链接等不正当手段在网络传播他人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或者提供用于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网络产品、技术和服务,都属于网络直接侵权行为。

        同时,网络服务提供者不得通过影响网络用户行为或其他方式,实施教唆、帮助网络用户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行为。比如,以言语、推介技术支持、奖励积分等方式诱导、鼓励网络用户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为网络用户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提供网络技术支持;误导、欺骗、强迫网络用户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等等。根据《条例(草案)》,网络服务提供者直接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承担侵权责任;教唆、帮助网络用户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与侵权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此外,《条例(草案)》还规定了网络服务提供者在保护网络知识产权中应当履行的义务,并由此建立网络信誉评价机制;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主动快速化解其网络平台知识产权纠纷,并配合行政执法部门提供相关信息资料。同时,针对上述义务设定了相应罚则,网络服务提供者无正当理由逾期不提供涉嫌侵权的网络用户的身份信息、交易记录等资料的,可处以三万至十万元罚款,情节严重的并处没收计算机等设备。

04  平衡“保护”与“垄断”

        标准必要专利,这个看似深奥的专业术语,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却是一个热点、关键问题。通俗说,就是专利的拥有者,如果同时也作为相关行业标准的制定者,那么就有可能将专利融入标准中,造成自己的专利技术在行业内拥有“垄断”地位,其他同行必须使用该专利并且获得许可。如何区分“保护”和“垄断”,平衡保护标准必要专利权利人和实施人的利益关系,对一个地方的创新生态十分重要,对立法也是一大考验。

        《条例(草案)》明确了标准必要专利权公平、合理和无歧视的许可原则,权利人和实施人的具体义务,以及司法机关、行政机关是否支持停止专利实施行为的具体考量因素,探索在保护知识产权的同时防止权利的滥用,寻求保护企业创新动力和防止技术垄断之间的平衡。

        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经济工委在关于《深圳经济特区知识产权保护条例(草案)》的初审意见报告中,对加强我市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提出了建议:

  • 建议借鉴南京等多地经验,设立知识产权技术调查官。由此应对知识产权案件中的专业性难题,更准确地认定案件事实;同时,建议探索建设应用于司法审判、行政执法、仲裁调解等各个环节的技术咨询专家库,实现知识产权纠纷中技术辅助支持全覆盖。
  • 建议在保留法定权属的前提下,采用“雇主优先”的法定权属模式与“优待雇员”的约定权属模式相结合的方式。实现职务发明权利的合理配置;同时,建议进一步探索研究职务发明的范围和奖励报酬。
  • 建议进一步优化全方位的解决机制。一是探索建立有效的司法和行政证据调查和责任机制;二是探索将中国(深圳)知识产权保护中心的功能、职责法定化,打造一站式综合服务平台,构建全方位、高效便捷的知识产权保护综合服务体系;三是增加“仲裁”的有关内容,从总则、章节设置等方面突出仲裁的地位。
  • 建议研究制定电子证据固化的有关条款。建议考虑借鉴深圳国际仲裁院关于云上仲裁电子证据固化的经验做法,研究制定电子证据固化的有关条款,广泛应用其基本做法,联合公证处对电子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进行保全公证,利用云档案馆提供电子证据保存服务等,以进一步破解实践中电子证据举证难的问题。
  • 建议借鉴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相关经验,探索构建知识产权侵权价值评估体系。完善加大赔偿力度的具体实现方式,积极运用经济分析、第三方专业评估等,提高赔偿金额计算方法的科学性和合理性,充分维护权利人的利益。